古希腊的文学成就

古希腊的文学成就表现为:艺术成就高,门类齐全,对世界的影响大。

www.77402.com,古希腊主要文学成就有:一、诗歌。古希腊的诗歌包括史诗和抒情诗。古希腊文学是从公元前9、前8世纪流传下来的荷马史诗开始的,荷马史诗《伊利昂纪》和《奥德修纪》叙述古代小亚细亚的特洛伊人与希腊人交战的故事。相传名为荷马的职业乐师创作出这两部史诗,被完整地保留下来;此外还有许多类似荷马史诗的口头文学,可惜都早已失传了。

公元前8世纪末、前7世纪初,诗人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首长篇叙事诗《工作与时日》和《神谱》。他的叙事诗属于荷马史诗一类,因为用的是同样格律和方言,但内容与荷马史诗完全不同。在《工作与时日》里,赫西奥德用讽喻口吻描绘了当时农民一年到头的辛勤劳动,地方贵族阶层的残酷剥削,以及不同日子的吉凶等,叙述很朴素,没有荷马史诗描写过
去英雄时代的那 种浪漫气氛
。他的另一首叙事诗《神谱》叙述诸神的由来,企图把不同神话传说组成一个完整体系。从他的关于宇宙起源的传说可以看到小亚细亚东方的影响。

。 在公元前7世纪的斯巴达
,有名的“琴歌”诗人有泰尔潘德罗斯,据说他来自爱琴海东边的累斯博斯岛,在音乐和格律方面也有不少新的创造
。公元前6世纪初
,靠近小亚细亚的累斯博斯岛一带有一种使用当地爱奥尼亚方言的诗歌
,主要的诗人有阿尔凯奥斯和[[萨福]],两人都属于氏族贵族阶层,反对当地僭主,不得不时常逃亡在外。阿尔凯奥斯的10卷诗歌里有颂歌,有关于战争和政治的诗歌,有关于爱情的歌
,而最多的是饮酒歌。他的诗歌洋溢着一种乐观的战斗精神
,也有一些热爱祖国家乡的思想。萨福是古希腊最著名的女诗人,她写了9卷诗
,但传世的只有两首比较完善
,其余只是些断章零简。她的诗感情真挚,语言朴素自然,具有非常感人的力量。阿尔凯奥斯和萨福都创造了他们独特的诗歌格律,被后世模仿袭用。比他们较晚的一位重要抒情诗人是阿那克里翁,他写了5卷诗,公元前3世纪的亚历山大城有不少诗人模仿他的作品,流传至今的都是别人模仿他的饮酒歌和爱情歌的作品。

永利电玩城官方网站,萨福以后,古希腊抒情诗歌的中心从东方转到雅典和西西里岛一带。在保留了贵族统治的地区(主要是多里斯人居住的地区)或权力属于僭主的地区,庄重华美的合唱歌辞和颂神诗得到发展。合唱歌的体裁较复杂,格律也较自由。公元前7世纪至公元前5世纪,被公认为古希腊抒情诗的最兴盛时代。这时代最后一位诗人是巴克基利得斯,他也写了不少歌颂优胜者的颂歌。

永利电玩城,公元前9世纪时,中国处在东击早期,中国最早的诗人屈原大概在公元前4世纪末,相比希腊这些诗人显然要迟得多。诸子百家略比屈原晚些。而且他们的成就只有散文。

最早的悲剧作家包括“戏剧之父”忒斯庇斯、最先在戏剧中引入面具的科里洛斯等。但这一时期成就最高的悲剧作家则是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三人。
最早的悲剧作家包括“戏剧之父”忒斯庇斯、最先在戏剧中引入面具的科里洛斯等。但这一时期成就最高的悲剧作家则是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三人。

小说家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长官篇叙事诗《专门的学业与时间》和《神谱》。还有被称为喜剧之父的阿里斯托芬。

三、哲学。

小说家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长官篇叙事诗《专门的学业与时间》和《神谱》。希腊是哲学的故乡,著名的哲学家中,泰勒斯把万物归源于水时,事实上已经宣告了哲学的诞生。我们可以假设泰勒斯受到了时代精神的感染,其命题的得出来自于城邦保护神的神秘启示。但仅仅是假设而已,史料委实太少了。可以肯定的是,从理性萌生的一瞬间,泰勒斯就试图寻找一种和谐,在这一点上与宗教的事实契合了不少。

毕达哥拉斯的贡献更大,因为他留下的史料更多,也表明他做的工作更多。首先是提出了“万物本于数”,这要比泰勒斯的“水”在本体论上前进了一大步。也正是这种“数”,启发了时人和后人,直到柏拉图。其次了肯定了数的和谐,从而在事实上承认了“天人感应”,而且在行动上加以实践。第三,他把“数”和神灵联系起来,用神秘主义验证哲学和宗教的关系,并建立了自己的宗教——而且不违背奥林匹亚诸神的意愿。“比例”是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实际上是关于和谐的实践。基于比例的和谐以及净化的理论激励了后世许多艺术家和实干家——“激励”也许包含了束缚的意义。

赫拉克里特的性格有点与众不同,为人也疾恶直怨,据说人缘不好。但他在更大领域内折服于自然界的伟大(在他的自然界中应该已经包括了社会),把整个生命奉献于阐释他的“逻各斯”——被现代哲学语言叫做为“对立面的统一与斗争”的范畴。抓住自然界的辩证法既成就了赫拉克里特,也拖垮了赫拉克里特,即由宇宙秩序的“逻各斯”所导致的怀疑主义基础上的虚无。(欧洲历史
www.lishixinzhi.com)唯一不虚无的是他所坚信的“逻各斯”;实际上已经具有了和谐的性质。我从艺术的纷繁头绪中找到了赫拉克里特的另一个贡献:“流溢说”
。贡献当然不只针对艺术,艺术却是十分敏感地“针对”——在提供适当环境的时候。我后面还将论及。

小说家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长官篇叙事诗《专门的学业与时间》和《神谱》。接下来出场的哲学家是巴门尼德,他的历史使命好像专门是为赫拉克里特而设置的。希腊人的思想空间由此陷入了“南辕北辙”的困境。好打抱不平的恩培多克勒斯出来摆平了时代的思想格局——也即做了最简易但最可罗致荣誉的工作:综合考虑,平庸待世。到后来的阿纳克萨哥拉斯,再到德谟克里特,最终完成了对自然界的解释。德谟克里特以后的自然哲学长期低迷不振,由苏格拉底开始的“人”的哲学成为思想界的宠儿。主要的原因不在于自然哲学本身,而在于变动不息的社会主题。应当说,整个古风时期的社会主题投合了人们对自然哲学的兴趣。德谟克里特的原子论在美学上不失也是一种和谐论,但已经不和谐于时代了(我这里指功利层面的“时代”),因为蛰伏于整个古风时期的人文主义苏醒了,并且马上钻出地面,从泥土里抖出一大批“智者们”。
16

小说家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长官篇叙事诗《专门的学业与时间》和《神谱》。小说家赫西奥德给我们留下两长官篇叙事诗《专门的学业与时间》和《神谱》。应该说,苏格拉底也是一个“智者”,但他不这样自称,而诩之以“哲人”。我说“苏格拉底首先开始了‘人’的哲学”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的。我的偏颇之处可能在于忽视了
普罗泰戈拉提出的“人是万物的尺度”,但我现在已经提出了。

苏格拉底重视存在的目的因,以至于能够忍受明显违反神灵的世俗化行为,也许事实上他已觉察到了神灵的世俗化。这是不可改变的社会事实。苏格拉底强调适用,并认为这就是比例,就是和谐,就是和目的性。这种态度最终导致了神学目的论。

应当说,苏格拉底还没有明显感觉到民CHU制度的岌岌可危,他仍然沉浸于希波战争以来形成的繁荣之中,至少他相信神灵。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希波战争催生了“人的发现”,也宣告了“人的毁灭”。希波战争的另一层含义在于,坚定了诸神的信念,从而使诸神个个成为偏执狂,内心却开始保藏起祸心来。

在苏格拉底被杀以后,柏拉图忽然发现了真谛:原来希腊人正在毁灭自己,城邦的保护神已迷失心窍。于是,柏拉图立志要再造一个“宗教世界”——理想国,至上神即是非常有名的“理念”。如果柏拉图当时没有使用“理念”这个词汇,而是使用“至上神”或“宙斯”的话,我们完全有理由肯定这是由多神到一神的转变。关键是柏拉图没有这样说,从此也挽救了哲学可能走向神学的危险境地。无论如何,柏拉图的“理想国”实际上是极权主义的活模型。
18在几次社会实验失败以后,他又提出了可行性较强的“国家”模型(但终极目标仍是理想国)。我想说的是,柏拉图的一切著述都是为了理想国而服务的(包括关于艺术的论述)。当然后世对其著述的阐释和实践可能会使柏拉图“大呼上当”。

历史的脚步迈到了亚里士多德的面前,但亚里士多德已无暇顾及——他的思想包袱太沉重了。集大成的任务天然归亚里士多德来完成。有人说,苏格拉底的功劳说到多大也不过分,实际上祖孙三代都配享有这个荣誉。出于本文意旨的考虑,我愿点出亚里士多德如下的工作业绩(由于这些业绩娴熟到如此高超的地步,以至于丝毫不妨碍我只点其名而不阐其义):和谐、秩序

四、历史学。

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色诺芬。

希罗多德被称为‘历史之父”,著有《历史》,修昔底德著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色诺芬著有《希腊历史》、《论骑兵司令的职责》、《论骑术》、《阿格西拉于斯》、《论雅典的收入》等。

还有数学,天文学,物理学,绘画,雕塑,建筑等方面,古希腊都达到了难以置信的水平,创造了世界文明史上的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